子敬

留侯。

汉化 PixivID10426662 太宰さんが邪魔者を処分する話

还是那句话,翻译一定有错,看看就好
两人黑化梗,太中太?莫名带感。
 
 
 
 
题目:太宰处分了碍事的人
 
 

 
只是,只是憧憬而已。
 
仅仅,仅仅只是想要成为他那样的人而已。
 
我不知道在他那耀眼而强大的光芒下有很深的阴影。
 
~~~~~~~~~~~~~~~~~~~~~
有一天,我收到了一封信,我看了一眼发信人,不由得打了个寒战。
 
我朝着信上所写的大楼走去。
 
来到地下,进去冰冷的大门。
 
“呀,我很高兴你能来,没有犹豫吗?好啦,快进来。”
 
站在那里朝我温柔笑着的人是那封信的发件人。
 
门关上了,我对着他。
 
“初次见面,我是太宰治,原先是组织的干部。”

“啊…我是…”
 
“好了,不用自报家门,马上就要结束了。”
 
说着,他把枪口对准我。
 
“啊。”
 
“老实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 
太宰温柔的笑容没有变,声音却变得很冷漠。 
 
“你…是最近刚刚进去中原中也队伍里的菜鸟?”
 
因为恐惧而无法发出声音的我,只能拼命的摇着脖子。

“是…”
 
于是,右脚被枪击了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!”

抱着被击中的脚,只能盘腿蹲下。
 
“还有没有结束呢……嗯…接下来是,中也对你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?”
 
回答不了,回答不了,怎么回答…
 
“啊,中也先生是……”

碰——(感谢提醒)
 
“啊啊啊啊啊…”

这次是左手腕。
 
“什么?中也的名字是你叫的?你知道你自己的立场吗?”
 
不行,不行,想不通,不逃跑的话………
 
站起来,拖着被击中的腿,走向门口……
 
“啊~呜”
 
左脚也被击中,双腿已经没有用了,我急剧倒下,脸贴在地上。
 
“别跑啊,还没有结束呢。”
 
他抓住我的头发,让我的脸对着他。
 
“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呢?”
 
“为什么,还不明白么………”
 
我能感觉到抓住我头发的力度明显加强了。
 
“中也只能说属于我的东西,像你这样的人说什么也不理解吧。”
 
“对我来说,那个人……”
 
“是,憧憬的人,是想这么说么?”
 
没错,我把他作为理想,作为目标,只是想追随他而已。
 
“憧憬。和恋爱混在一起就成了麻烦事。”
 
眼前的男人在叹息。
 
“所以,必须处分你啦。”
 
“啊,处分。。”
 
黑手党的处分。 
 
如此执着,这个感情是真的吗?
 
…已经,不行了……血都流出去了,快没有意识了,就这样闭上眼睛吧………
 
“哎呀,就让你这么轻松的走了?”
 
唯一完好的右臂,这次是小刀的刺入。
 
他连死都不允许。
 
“呐,这是中也的小刀哦~这次为了你才借的,用你憧憬的中也先生喜爱的武器杀了你,我可是很温柔的哦~” 
 
小刀被拔出,这里在背上被狠狠地刺了一刀,发出声音,鲜红的血液从身体里流出来。
 
“对啦,人死后的不久,耳朵还听得见,”
 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
你要好好理解,我是否爱中也。
 
“啧啧啧,这是一个和芥川相仿的坏孩子。”
 
 
 
 
 
 
~~~~~~~~~~~~~~~~~~~
“又是相当华丽的杀了人呢,太宰。”
 
“啊啊,中也。”
 
回首忘去,亲爱的人笑的无所畏惧。
 
“中也…”
 
互相让步,把脸靠近,想要接吻,但是被拒绝了。

“喂,满脸都是血,太脏了,去给我洗洗。”
 
“诶…现在就想啊。” 
 
我看见了我熟悉的血污。
 
“是什么人把我的部下杀死的呢?”
 
“没有办法啊,他太碍眼了。”
 
“男人的嫉妒真是丑陋啊。”

“你也是这样的,你说不出口么?”
 
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
 
皱着眉头的中也,啊啊,好可爱啊。
 
“最近发生的连续杀害女性的事件难道不是你的所谓么?不是么?”
 
“……理由。”
 
“所有受害者都是和我讲过话的女性。”
 
“啊啊~被发现啦。”
 
像个淘气的孩子似得笑了。
 
“……你杀的?”
 
“不,雇佣的人。这样的事情,不值得为我的手抹黑。而且…”
 
我的领带被抓起,与视线平齐,中原中也从口袋里拿出手帕,擦了擦我脸上的血污。
 
“可以了, 太宰,就现在。”
 
“我的荣幸。”
 
与这个房间不相称的声音传来,是唇与唇的声音。
 

 
 
  
  
 
 
那是在我的耳膜停止之前听见的。
 

 

 

 

 
 

【汉化】11区的文 cp旧香 PixivID14090286

这个大大语法的太棒了☆.。.:*(萌´Д`萌).。.:*☆~~~翻译的超快~
  
如果说有白日梦,那么就是现在吧。
 
一个平常的下午两点。
  
在东京这么一个一分一秒都不会浪费的快节奏城市里,大家的时间都是从外面开始的。午饭吃的很晚,三点钟的休息时间还很早。上班族和学生们都进去工作和学习的地方,开始下午的生活。尽管如此,午后的太阳还是比上午要和蔼一些,邀请着人们午休,但是人们似乎并不在乎它,并不是不喜欢,雾岛董香呆呆的望着窗外。

在她经营的咖啡店里,在吃完午餐的客人们喝完咖啡回家后,就没有了客人的迹象。干燥的风在冬天狂吹着枯萎的树木的枝干。外边一定很冷吧。一个人在温暖的店内,静静地听着爵士钢琴的BGM,难以抗拒的睡意袭来。
  
所以,突然闯进来的恶魔很让人担心。
 
“您好~”
董香先听见了一个快活的声音,接着是们打开的声音。她张开闭着的眼睑,看见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。
 
“啊~”
  
“呐~你还好么?”
  
“对,对不起,这边请……”
  
董香赶忙起来了,做起了原本的工作。
  
“啊~我坐吧台好么?”
 
“当然。”
 
男人了露出和善的笑容,将外套搭在了椅子上,坐下。
   
“您需要什么?”
 
“咖啡(原文为ブレンドくださいな 度娘说跟咖啡有关,不太懂是什么鬼(๑´•ω•)”
 
一如既往的写好订单,董香到柜台内侧开始准备,这对于董香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事了。
 
“这里我之前很熟悉呢,印象很深刻呢………”
 
客人开始毫无顾虑的说话,好奇的眼神和温柔的言语是消除戒备心的好方式,董香一边为咖啡注入水,一边有些骄傲的回答到:
  
“谢谢。” 
  
将由优质咖啡豆制成的咖啡倒入厚厚的杯子内,浓郁的馨香传遍店中,董香为此有些沾沾自喜。
  
“让您久等了。”
 
男人抿了一口,然后笑了:“咖啡很好喝,而且店员也很可爱。”
  
“哪里哪里,不敢当。”
  
董香开始打扫了,男人还在微笑着。
  
 
怎么回事呢?刚才就感觉到很奇怪。董香有种难以言喻的不安,她对这个眼角有泪痣的男人印象很深刻。容貌很完美,却又一些伪装的地方。
 
“你很努力啊”
 
唐突的话突然冒了出来,一瞬间,董香提高了警惕。
 
(难道是白鸽?)
 
“请不要警惕,我不是要来驱逐你们,真的只是来喝杯咖啡而已。”
 
董香无视了这句话,开始计算,如果她使用赫子,男人是没有带库因克的,但是到此为止,他们所以的成就都会付之东流。
  
“你,,是谁?”
 
在董香眼中,男人是淡雅的。
 
“你刚才泡咖啡的时候非常美丽,佐佐木君也会喜欢的。”
 

  董香在听见佐佐木这个名字的刹那愣住了,在下一个瞬间,客人马上就出现在董香的眼前。超过董香计算的速度。 

他笑着说“哈哈~”。 

“啊啊,好可爱啊。你记得我和你在上井大见过一次吗?。那个时候也很可爱,但是现在你更加可爱。”
   
下一秒,客人打破董香认为的温柔,他的手直接抓在董香的脖子上,像蛇爬上身上的感觉,让人毛骨悚然。

但实际上,男人吻住了董香的脖子。
  
“喰种………”
 
“啊……”
  
声音,声音,出不来。
 
董香的身体在颤动,男人选择了一个没有客人在店里的时间。
  
谁? 
  
四方,四方先生采购去了。
 
锦,工作,工作。

月山,那家伙靠不住。
  
研………
  
“金木君去追查高槻泉去了呢。”
 
男人像似看穿了董香的心思,笑着说。
 
“你等待金木君也没有用呢。”
 
终于发出的声音是喉咙深处灼热。不能呼吸。客人的舌头在董香的耳朵里舔提高,纤细的手指勒紧脖子。慢慢地,慢慢地。就仿佛爱抚一般。
  
外面的平静总是不变的,下午寂静的伪装轻而易举的就被打破了,那种恐怖狠狠地将董香推进绝望的深渊。
 
“呐呐~可爱的兔子小姐~不要等爱丽丝了~来参加我的茶话会吧?”
   
呐,请你考虑考虑吧,我会来拜访你的。
 
客人消失后,过了几秒,董香平复了心情,她的身上都汗湿了,身体在颤抖。
  
“啊,所以说你没有动手?”
 
“毕竟喜欢嘛~”

“我可是笑到最后主义者。”
 
那么,我可爱的兔子小姐,你会选择那条路呢?
 
好期待啊~~

  

【汉化】11区大大的文 P站ID496446

三天的时间就这么没了ORZZZZZZZ~~(つд⊂)
~~虽然真心短
 
“最近玩的怎么样?” 
   
“嗯嗯,不过你在的时候我感觉更愉快呢。”
 
“你这是什么感觉?” 
  
旧多淡淡的对有马说,随意的看着他的脸。探着头,嘴角微微的勾起一个弧度。旧多同有马都有些嘲笑对方似得对视,不再说话。
  
“那么在意他么?那个人,上司,不…金木研。看来还是总是会想到他啊。”
  
“这是我的责任。”
  
“尽管如此,你们最近没有见面?我的人是他的搭档,每天都可以看见他哦~”
  
旧多继续自我陶醉,但有马没有显示出一点不高兴的样子,一直保持着冷静的状态。在他们两个依旧无聊的边走边叹息。有马稍微走在前面,旧多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得,一下子激动的提高了声音。
 
“啊,啊!喂,有马先生。我啊,和金木君说好了要接吻的啊~”
 
“…………” 
 
有马锐利的目光投向旧多,看着他,虽然有马的表情没有变,但面色已比之前冷漠的多,周围弥漫着杀意。
 
“旧多………”
   .
“是么?金木答应你了么?你们之前发展这么快?”
  
“嗯,所以我已经把那些“V”从长官身边支开了~哦~好寂寞啊~长官,这可是我为你做的哦~为了能与你见面,拥护你~”
   
“记得告诉我形迹可疑的人~好咯”旧多笑着在话语落下之前就慌慌张张的转头离开了。有马看着那个离去的身影露出动摇的表情,叹了口气。
  
“呵呵,呵呵~特等搜查官,和上司比起来一点意思都没有,哪有像金木君那样有趣的人~”
  
旧多身后的有马,看着不停窃笑的旧多前进。旧多似乎感觉到了有马的目光,眼神愉悦,嘴角的笑更浓了。
 
知道了,你的水平就不要花在这种重要的事上了。如果金木君知道了你这么差,会很开心的。
 
“啊……?!”

“嗯?什么,长官你是第一次接吻么?我想,你应该已经和有马特等接过吻了。怎么样,和我接吻吧。”
   
刚才还在考虑接吻的佐佐木琲世,迅速的撞到墙上,顾不上与旧多接吻了。瞪大眼睛,他能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,旧多自然也听见了,旧多表示兴奋的高潮感一下子涌来。
  
金木贴着墙,想要推开旧多。但是旧多用膝盖抵住了他的腿。旧多嘴角再次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,吻着金木,将舌头伸了进去,把他抱住。
  
“………呜……你这是在干什么…旧多君。”
  
“我没有怎么样,我从以前就一直喜欢你了,倒是长官您抱着怎样的态度呢?像有马特等那样认为……”
 
“………因为有工作呦,我们是不能交往的。”
    
其实在那之前,啊……对不起啊。
 
真是很可爱的反应啊,如MM先生觉得的美味一样。